市县频道杭州法学会宁波法学会温州法学会湖州法学会嘉兴法学会绍兴法学会金华法学会衢州法学会舟山法学会台州法学会丽水法学会各法学会

设最高30%从宽标准防“花钱买刑”

时间:2017/5/11 来源:法制日报 浏览:235

   

    去年11月,辽宁省沈阳市法院系统启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探索并建立认罪认罚案件办理流程与规范,从规章制度上避免“花钱买刑”。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深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其开展试点情况进行探访。
规范认罪认罚流程
    沈阳中院新闻发言人聂雪松介绍说,沈阳法院系统启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之前,沈阳中院刑二庭就已积极探索、充分准备,于去年10月24日下发《沈阳市法院推进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意见(试行)》。随后,和平区、大东区、法库县等6个基层法院被确定为试点法院,在总结原有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与检察、公安、司法机关的沟通协调。
  稳步、有效地推进试点工作,探索并建立认罪认罚案件办理流程与规范必不可少。
  沈阳中院刑二庭副庭长孔祥来说,法库县人民法院与县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联合出台《关于建立轻微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处理机制的意见(试行)》及《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操作规程(试行)》;沈阳中院与沈阳市人民检察院联合出台《关于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细化检法两家认罪认罚案件的适用范围、量刑标准、启动程序等,进一步规范程序节点的衔接,提高量刑建议的准确性、量刑协商的成功率和刑罚裁量的科学性。
  记者发现,指导意见明确了认罪认罚从宽的具体内涵;犯罪嫌疑人在侦查起诉阶段没有认罪认罚,在审判阶段认罪认罚的处理程序;认罪认罚从宽的幅度;鼓励被告人选择适用速裁程序,给予量刑激励的原则;人民法院认为人民检察院的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时的处理程序;被告人在二审阶段认罪认罚的处理原则等。
  据介绍,沈阳中院加强指导,以点带面,今年3月14日和3月17日,法库县法院、大东区人民法院分别召开认罪认罚案件示范庭审。庭审中着重审查了被告人认罪认罚的自愿性,用时均不到15分钟。宣判后,被告人均未上诉。
  统计数据显示,试点以来,沈阳各基层法院共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审理案件710件808人,占全部刑事案件的38.1%,上诉率仅为3.1%,其中适用速裁程序审理297件,上诉率为0.33%。在法院设立法律援助工作站1个,依法为6名被告人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
依照法定幅度从宽
    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如何避免“花钱买刑”,是试点工作不可回避的一个重要问题。
  孔祥来解释道,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依法可以从宽,不是一定从宽,而且要考虑到被害人的意见。对于一些严重暴力、破坏社会秩序等犯罪,要本着严厉打击的政策,当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相济。在指导意见及目前沈阳市公检法司正在讨论的会签文件中,都设定了几项基本原则,即要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要罪责刑相适应,根据犯罪性质、社会危害程度确定;要依法收集、确定证据,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避免顶包、刑讯逼供、非法证据,审查被告人认罪的真实性、自愿性。
  指导意见提到,依据法律规定,是否具有从轻或减轻情节,一定要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从宽处罚。
  孔祥来介绍说,罪行严重的犯罪行为,即使被告人认罪认罚,也不一定从宽,即使给予被害人高额赔偿,也不是一定从轻判处。指导意见规定的从宽幅度是10%至30%,不同刑案的从宽幅度不能超过1年至两年,不是无限度从宽,这是法检两家充分论证后,把认罪认罚从宽作为单独从轻情节而得出的,避免了实践中的随意性、任意性。
  孔祥来说:“在公安、检察、法院阶段认罪,从宽的幅度不一样,大体上会依次递减。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从另外一个层面讲是为了节约司法资源、更快的破案,如果被告人在公安机关侦查时就认罪认罚,在量刑上可能会更加从宽。”
县区宜设公派律师
    试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过程中,沈阳法院发现了一个瓶颈性问题——如何落实值班律师制度。
  根据“两高三部”《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办法》(以下简称试点办法),被告人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时要有律师在场,司法局法律援助机构要在看守所和法院设值班律师。
  孔祥来说:“在法院设值班律师问题不大,但看守所距离市区较远,办公用房比较紧张、办公条件比较艰苦,分监区内、监区外设值班律师有一定困难。另外,试点办法只规定在看守所和法院设置值班律师,而具结书是被告人与检察机关签署的,羁押在看守所的被告人没问题,但对于那些没有被羁押的被告人来讲,虽然检察机关要求至少提前1天通知法律援助中心临时派律师到场,有的律师仍不能保证当天到场。
  “预计将来会有7成左右案件涉及到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需要律师到场,案件量很大。”孔祥来直言,目前沈阳市一级法律援助机构有公派律师,但是县(区)一级法律援助机构均无公派律师,律师靠业务谋生,法律援助出庭律师有相应的费用,但是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值班律师做释明、见证工作却没有相应费用,导致案件多律师少的局面出现。
  孔祥来建议,应在各县(区)法律援助机构设公职律师,专门帮助诉讼程序各阶段需要法律援助的被告人、被害人;公职律师如果不足,要给予提供法律援助的职业律师经费保障,以保证其认真履行职责;设置值班律师,法律援助机构要统筹安排、提前谋划,落实到具体律师事务所;对于值班律师要给予相应考评,作为律师职业考评的一个项目,要给刚入职以及年轻律师更多机会做这方面工作;要给予值班律师相应培训,帮助他们充分理解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内容、内涵,有效为被告人、被害人提供法律帮助,真正实现设置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法律目的。
                                     (法制日报  记者韩宇  2017-05-06)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到浙江省法学会调研 努力在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走在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