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县频道杭州法学会宁波法学会温州法学会湖州法学会嘉兴法学会绍兴法学会金华法学会衢州法学会舟山法学会台州法学会丽水法学会各法学会

浙江立法,日益契合社会热点回应百姓关切

时间:2017/9/8 来源:浙江法制报 浏览:184
    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养老发愁,这里大力推进社会化养老,让更多的社会力量托起老人的“夕阳红”;
  当人们在“买买买”时遇到麻烦要维权,这里通过立法保障“放心消费”;
  ……
  翻开浙江厚厚的“立法日记”可以发现,这五年,为顺应经济社会发展,浙江制定(修订)近50部法规,修改57件法规,涵盖教育、养老、住房、生态环境保护等诸多领域。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看似“高高在上”的法律条文,与老百姓关注的热点、难点有了越来越高的契合度。立法给浙江老百姓的生活带来怎样的改变?或许我们可以从浙江近年新颁布实施的三部法中,窥得一斑。
  老房子征收改造 居民不“怕”了
  今年7月25日,在宁波海曙区高塘四村住了30多年老房子的居民林师傅,终于松了口气:经现场开箱计票,高塘四村危旧房改造项目,2354户居民中有2287户同意,同意率跨过了90%的“门槛线”。“这下,我们可以换新房了!”在现场等待结果的2000多户居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危旧房改造,对林师傅这样的老城区居民来说,一直是“怕并期盼着”:怕的是房子征收改造过程中自己吃亏;盼的是能早一天搬出旧房,住上新房。
  不过,当咨询政策并看到政府公告后,林师傅放心了。根据政策法规,要进行成片的危旧房改造,需要通过投票的方式,且要拟征收范围内超过90%的户数同意,才可以启动下一步征收工作。“改不改,拆不拆,先听住户们的意见,群众基础好了,后面办事自然就顺畅!”林师傅由衷地说。
  保障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让旧城改造依法依规进行。让林师傅他们安心的,是省人大常委会2014年通过并公布的一部新法规——《浙江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2014年10月1日,随着这部法规的实施,在浙江省内,所有国有土地上房屋的征收与补偿,从征收决定程序、听证程序,到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的确定、被征收人的补偿方式等,都有了法规依据。
  “浙江养老”上了央视《新闻联播》
  今年8月30日,央视《新闻联播》播出的一则报道,让“浙江养老”在全国出了名。报道称,浙江通过鼓励社会力量进入养老服务领域,提升了养老服务质量,养老服务领跑全国。
  上了央视画面的,是杭州市江干区的全国首个“医养护”一体化惠老服务特色街区。这个长2.5公里、总面积2万平方米的开放型街区,不仅整合了辖区的老年活动中心、图书馆、越剧社、康复医院等资源,还以“公建民营”模式在街区内建成杭州首家“嵌入式”微型养老院“颐养苑”,入住其中的老人只要每月交一定费用,就能享受餐饮、住宿、照管、医疗等各项服务。
  如何让老人不仅“老有所养”,还能“养得好”,是我省多年来一直探寻解决的问题。2013年,省人大常委会在开展社会养老服务状况监督中发现,在社会化养老上,很多问题需要以立法的方式来解决。
  2014年,省人大常委会正式启动《浙江省社会养老服务促进条例》的立法工作。2015年1月25日,条例在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以98.7%的赞成率高票通过,成为全国首部由人代会通过的社会养老服务地方性法规。
  对浙江人来说,对这部法的期待,不仅在于它明确了推进居家养老、机构养老等未来浙江养老模式的发展方向,更在于它对当下民间资本进入社会养老服务业的痛点、难点问题给出了化解之策,如用地、融资、财政补助等,条例都予以明确。
  “养老服务不能仅靠政府投入,必须激发社会资本和公益力量。”江干区民政局局长沈建平深有感触地说,在微型养老院招标过程中,区里通过免费提供500多平方米的配套养老用房、150万元前期建设资金以及后续每年20万元的运营补助,吸引了12家民办社会养老机构前来竞标,“如果由政府主导养老院建设,150万元或许只能设置10张养老床位。但将这笔资金用于补贴,将可获得有效养老床位100张以上”。
  如今,浙江的养老机构已经发展到2000多家,其中民办的占一半以上。对居家养老的老人,全省也有3000多家服务照料中心为他们提供服务。多元化的社会养老,为“老有所养”提供了更多、更好的选择。
  立老百姓关注、有用的法
  浙江立法,不仅要立对老百姓有用的法,更要注重覆盖面,立与每个老百姓都息息相关的法。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就是一部人人都关注、人人都有用的法。教育、医疗、住房以及新兴电子商务……几乎老百姓消费的所有重点领域,这部法都给立了规矩。
  今年5月,随着“浙版新消法”的落地,游客蔡先生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法的“贴身保护”。当月,蔡先生和朋友到岱山游玩,入住岱山某大酒店。一天晚上,蔡先生在卫生间内不慎滑倒。酒店当时派人陪同去了医院,蔡先生伤处缝了5针,后提出赔偿5000元的要求,但酒店不同意。蔡先生一个电话投诉到了政府热线。
  接到投诉后,岱山县消保委人员现场调查后认为,根据“浙版新消法”规定,对可能危及消费者人身、财产安全的场所和设施,经营者应当以显著的方式设置安全使用说明、警示标识,并采取必要的安全防护措施。而蔡先生所入住的客房卫生间因地面湿滑导致人员滑倒摔伤,酒店经营者没有设置必要的警示标识,也未提供必要的防护设施,因此客观上存在过错,理应为此承担主要责任。经调解,蔡先生和酒店达成一致意见,蔡先生获赔4000元。
  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一位老立法工作者说,这些年来,不管是赢得点赞的“浙版新消法”、《浙江省学前教育条例》等最近新实施的法规,还是之前的《浙江省社会救助条例》《浙江省大气污染防治条例》等,都是紧扣民生,务求实效,努力通过立法加强对民生权益的保护,“只有在立法中始终坚持以人为本,才能更好地发挥好立法作为社会利益‘平衡器’的功能,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创造老百姓的美好生活”。(浙江法制报 记者许梅 2017-09-08 )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到浙江省法学会调研 努力在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走在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