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县频道杭州法学会宁波法学会温州法学会湖州法学会嘉兴法学会绍兴法学会金华法学会衢州法学会舟山法学会台州法学会丽水法学会各法学会

群团改革的浙江路径:敞开门 沉下去 强起来

时间:2017/9/30 来源:浙江日报 浏览:316
    核心提示:工会、共青团、妇联等群团组织是党联系群众的重要纽带和桥梁。进入新时期后,群团组织普遍面临诸多挑战,也出现了一些尖锐突出问题,譬如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现象让群团亲和力、向心力和感召力下降。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群团工作,以“去四化”“增三性”为目标的群团组织改革扬帆起航。日前,我省召开基层群团改革工作现场推进会,将群团改革全面推向基层、引向深入。破除积弊,治理顽疾,坚持问题导向,聚焦改革重点难点,且看浙江如何走出一条富有特色的群团改革路径。

在义乌市青岩刘村创业大厦,群团组织的“创业导师团”在给青年创客上课。而在衢州柯城,团省委新成立的婚恋交友事业部组织“亲青恋”青年交友活动。

    国庆节前,在宁波打工10多年的河南小伙小郑点点手机里的“甬工惠”官方微信平台,就知道自己假期加班能拿多少钱;
    8月,在青岩刘创业的义乌工商学院创业学院学生付贝贝,在“创业导师团”的指导帮助下,凭借单月42万元的销售业绩拿到了学院的创业冠军;
    2017年6月,团省委宣告成立婚恋交友事业部,专门服务青年“脱单”,非团干部出身的王军成为这个新部门的负责人;
    而去年常山县黄泥畈村“会改联”后,当了10年“光杆司令”的妇代会主任官平平成为第一届妇联主席,手底下多了8名执委“姐妹”……
    他们是浙江群团改革的参与者、见证者,他们所感知的变化亦是浙江的群团改革图像。从顶层设计到基层落实,改革蹄疾步稳,有序推进。机构设置更扁平,直面一线群众;力量配置更合理,一改“倒金字塔”格局;服务覆盖更广泛,新领域新阶层新群体一个都不能少;借力互联网,线上线下齐互动,打响网上群团品牌,群团改革改出了浙江速度、浙江“气质”。
调结构引“外援” 打破干部使用门槛
    窗外细雨蒙蒙,车厢内却是一片暖意。9月23日上午,一辆搭载着80多位青年男女“脱单”愿望的列车从杭州火车东站缓缓驶出,共赴秋天里的浪漫约会。出发前,渴望“脱单”的杭州小伙张帆心里有些没底,过去单位工会、团委都组织过交友联谊活动,可活动枯燥乏味,几个人面对面“尬聊”,像相亲。
    但这次,他发现活动有新意也很“潮”,主办方似乎很了解单身青年的需求,单车骑行、篝火晚会等环节设置很贴合年轻人的兴趣爱好。
    这场活动的策划者叫王军,今年6月,非团干部出身的他受邀成为团省委新成立的婚恋交友事业部负责人。一边是单身青年渴望“脱单”,一边却是团组织触碰不到青年跳动的心,问题出在哪儿?王军和小伙伴们私下里做了小调查,找到了几大“症结”:团组织覆盖的“朋友圈”小,服务的精准度低,活动看起来轰轰烈烈,“用户体验”却不佳。
    机关思维,行政作风,不接地气,不了解群众需求,说明群团组织和群众的距离疏远了。要让群团组织回归本真,浙江群团改革首先从体制机制上寻求突破口。
    省本级共青团改革就“革”向了机关内部。按照机构扁平化设置的改革思路,团省委在整合优化机关部门设置的基础上,新组建了创业创新、婚恋交友、权益维护三个重点项目事业部,打破原先条块分明的行政化体系,服务贴近青年,同时吸纳了社会力量参与,提升服务专业化水平。婚恋交友事业部推出直面青年的“亲青恋”婚恋交友平台,上线短短数月,注册用户就超过了两万人。
    部门改变的同时,群团干部选拔、使用和管理也悄然变化。浙江群团改革要求改善群团组织领导机构的构成,打破身份、职级的制约,更多采用挂职、兼职、聘用等方式吸引优秀人才加入群团工作队伍,增强群团组织的群众性。
    2017年8月底完成班子调整后,平湖市总工会领导班子就增配了1名挂职副主席和3名兼职副主席。平湖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朱洪宝说,“挂职成员主要为机关企事业单位从事相关工作的优秀干部和人才,兼职成员主要从具有丰富群众工作经验的优秀人才、劳动模范、优秀职工代表中选调。”他们不对应行政级别,也不拿工会工资。
    担任平湖市总工会兼职副主席的沈守贤是浙江景兴纸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也是全国劳动模范。除了每月雷打不动赶到市总工会开班子办公会,沈守贤最常去的地方是企业,在他看来,作为“外来者”更应当自觉破除机关作风,为群团组织带来更多的新风气、新理念、新方法。
全覆盖无盲区 新兴群体一个不少
    工会、共青团、妇联……对在机关、企事业等单位工作的人来说,这些组织都不陌生,可是创客、留学生们知道吗?一位基层的90后群团干部曾在网上这样发问。他的疑惑正是此番浙江群团改革所要解答的:社会转型在加速,群众生产生活方式也发生深刻变化,两新组织等新领域不断扩大,非公经济经营者、留学人员等新阶层不断涌向,自由职业者、创业者等新群体日益壮大,通过群团改革,把他们带上“友谊的小船”。
    前不久,一份稚气未脱的感谢信从福建的一个小山村,辗转寄到了义乌青岩刘村创客马生芳的手中。写信的孩子叫辛辛,她在信里说,“以前妈妈在外面打工,特别想她,现在妈妈回家了,还把山里的红薯、笋干放在网上卖,谢谢马阿姨教会妈妈赚钱供我们读书……”不仅仅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在马生芳的帮助下,一大批在外打工的姐妹实现了创业梦想。很多人感谢马生芳,她却说要感谢妇联的帮助,正是当地妇联组织的一场电子商务培训班为她推开了电商创业的大门。
    被称为中国网店第一村的青岩刘村,不到3平方公里的辖区内,汇聚了3200多家网店和2.5万电商从业者,其中半数以上是35岁以下年轻人,他们代表的是当前社会群体中最活跃的一部分,他们的思想更多元、利益诉求也更多样。
    适应新形式,寻求新路径,浙江群团改革的一个“小目标”,就是通过改革让群团组织跟上群众的思维和脚步,以服务引领,增进群团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走在青岩刘的创业大街上,一幢像魔方一样的建筑格外显眼,这是当地区域党委精心打造的党群服务中心。“工、青、妇、科等群团组织集中入驻,为创业者提供创业技能培训、仓储物流配套、基金对接提升等全方位服务。” 青岩刘区域党委书记蒋俊说,服务的全覆盖也带来了群团组织联系的无盲区。
    上个月,在青岩刘创业的义乌工商学院创业学院学生付贝贝,凭借着单月42万元的销售额拿到了学院里的创业冠军。一路走来,他时刻能感受到身后有一股扶上马、送一程的力量。创业遇到困难了,有团组织的创业导师团指导帮助;出现合同纠纷了,工会主动协调解决。“以前觉得这些组织距离很远,现在发现他们其实就在身边。”
    新领域新阶层新群体一个不少地纳入群团工作范围即是浙江群团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增强群团组织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的重要手段。
聚合力巧借力 共建共享破解“四缺”
    上面兵强马壮,下面缺兵少将,一直困扰着基层群团建设。改革前,某地做过一次调研,有的乡镇群团干部没有配齐,到了村里,很多人不知道村里有团支部。缺编、缺人、缺钱、缺阵地,群团组织建设越到基层越薄弱,有人形象地把这种现象比作“倒金字塔”。破除基层“四缺”困境,是浙江群团改革要集中攻坚的难题。
    常山县球川镇黄泥畈村妇联主席官平平打了个电话,就为一位亟需找工作的村民解决了生活难题,“如果搁过去,这事或许挺难办的。”为啥?没底气!
    “一个牌子一间房,一张桌子一个人。”当了10年村妇女主任,官平平这样形容以前的尴尬状态。常山县妇联实现“会改联”改革后,经过民主选举,8名同村妇女的加入,让她多了帮手。
    群团组织坚持服务、力量向基层一线倾斜,各级党政保障人力、物力、财力,善于改革的浙江更着眼于盘活资源,借力发展补强群众组织基层短板。
    小叶是宁波一家公司的白领,因为事业发展难以兼顾到家庭,和家人关系日益紧张,她在“宁波女性博学微课堂”的微信群里诉说了自己的困惑。当地女性社会组织“知音心理咨询服务热线”邀请她到宁波妇女儿童服务中心进行面对面情感“诊疗”。
    作为一个枢纽型服务平台,宁波市妇女儿童服务中心着力培育孵化女性社会组织,“通过招募志愿者,既增强妇联的服务力量,又为妇女群众提供多元化、针对性的服务。” 中心副主任虞雪芬说。目前,该中心已吸纳了36家骨干型女性社会组织,227家紧密型女性社会组织,共有1600多名志愿者为妇女群众提供心理咨询、婚姻指导等服务。这样的枢纽型服务平台如今还延伸到了街道(乡镇)基层。
    浙江群团改革提出建立“专兼挂干部+社工+骨干+志愿者”的多元化群团工作队伍,把工作的对象变为工作力量,通过“借力”,使之成为群团组织的延伸手臂,有效破解了基层群团组织人手不够的问题。在台州,共青团主导建成的10家各级服务中心,紧密联系青年社会组织600多家,辐射影响10多万“小伙伴”,同样成为团组织联系服务青年的枢纽。
    此外,我省还着力探索党建带动群建、区域化群建、群团共建等方面的制度创新,整合资源,实现群团组织共建共享的格局。
键对键面对面 打响网络群团品牌
    群众上了网,群团工作也要搬到网上,让群众在网上找得到组织、找得到服务,这是我省各级群团组织在改革中达成的共识。而宁波市总工会打造的官方微信平台“甬工惠”,则把这一设想变成了现实。
    “职工在哪里,工会的服务就在哪里。职工爱上网,工会就应该着力加强‘网上工会’建设。”宁波市总工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王爱民说。“甬工惠”平台涵盖了在线问答、网上报销职工医疗互助保障金等10余项服务。仅去年,“甬工惠”平台与职工各类互动达20余万人次,受理职工网络服务事项7000余项,60余万职工成为“甬工惠”的“铁粉”。
    在全国打响浙江网上群团的品牌。在这次群团改革中,省委率先出台《关于群团组织开展网上建设的意见》,足以体现浙江对网上群团建设的重视。
    但“键对键”不能完全取代“面对面”,否则群团干部难以获取更多真实细节和切身体会。
    去年,共青团中央在全团建立团干部直接联系青年制度,要求每名团干部直接联系100名普通青年。除了线上建立联系,团省委还部署开展团干部访谈夜活动,要求团干部们利用晚上时间,走进各类青年中间,倾听他们的心声,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
    “一呼百应”“热火朝天”曾是群团组织的生动写照,一部浙江改革开放史,也是一部党领导下的工青妇等群团组织宣传教育群众、组织带领群众、引导激励群众奋斗创业的成就史。如今,浙江正通过群团改革,凝聚改革发展新动力,续写新的历史篇章。(浙江日报  记者李攀/吴勇/万笑影  2017-09-28)
 
 

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到浙江省法学会调研 努力在推进依法治国进程中走在前列